您的位置:首页 > 戏剧歌舞

90后爱京戏,不疯魔不成活

2020-08-11 05:52:30 dxy7810.cn

寇准、杨四郎、李克用、刘秀、伍子胥……对于很多“90后”来说,这些不过是历史类书籍中冷冰冰的名字,更有甚者不知道这些为何人。然而,1996年出生的李特却经常“穿越”时代,用心体味这些人物的内心,沉浸在古人的精神世界中。2014年9月,中国戏曲学院毕业的李特进入了天津京剧院,成为该院年龄最小的演员。当她的很多同龄人还没从学校毕业、对未来还没有清晰规划时,不到20岁的她已经异常坚定地走在了她从4岁半就开始追寻的京剧之路上。

  父母都是票友,胎教时就开始听京剧,两三岁被抱到中国大戏院看戏;在她看来,很多年轻人不是不喜欢京剧,而是“没被熏陶过”

  天津是曲艺之乡,京剧艺术的发展几乎与发源地北京同步。名丑刘赶三在这里成名,谭鑫培在这里学艺,大江南北的京剧名角都曾经在这里登台演出,梨园界甚至有“北京学艺,天津走红,上海赚钱”的说法。然而,如今天津学习京剧的孩子虽然不少,但在听京剧已经不是主流休闲方式的今天,他们要“成名”“成角”,路其实很长。

  所有这些,都是李特在被送到天津戏校培训部学京剧时所不知道的,甚至连她的父母,都没有任何功利的想法。

  “我的父母、叔叔、姑姑都是票友。听爸妈讲,我只有两三岁时,就被他们抱到中国大戏院看戏了。那时我家住在汉沽,来市里需要坐很长时间的车,但我们来得很频繁。剧院的工作人员看到我那么小,担心我在剧院里吵闹,影响别人看戏,等他们发现我不但不吵不闹还很享受那种氛围时,都觉得很奇怪。”李特笑着说,她的父母胎教时用的就是京剧唱段。

  就这样,当大多数同龄人还在流行歌星的歌声中嬉戏时,李特却被京胡声和京剧唱段包围着。在她看来,喜欢上京剧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虽然现在看京剧的年轻观众远不如守着看综艺节目的观众多,但很多年轻人不是不喜欢京剧,而是没有接触过,自然就更谈不上被熏陶过了。

  “考戏校时,老师想引导我唱青衣,所以让我学小猫叫,看我有没有唱青衣的条件。我当时就对老师说,我不学小猫叫,我要唱老生”

  京剧形成于清代,早期演员基本都为男演员,所以男演员反串青衣、花旦等女角的现象很常见。随着时代发展,女演员可以登台演出了,但京剧中女演员反串男角的现象却不多。李特因选择了老生这一行当受到了很多关注,她说,这是当年她自己做出的选择。

  “听我父母说,考戏校时,老师想引导我唱青衣,所以让我学小猫叫,看我有没有唱青衣的条件。我当时就对老师说,我不学小猫叫,我要学爸爸唱,唱老生。”李特说,她的父亲喜欢老生,而老生唱段里很多明快的节奏和朗朗上口的唱词也在她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最初,李特是被京剧的声乐、表演所吸引,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她越来越多热衷于在传统世界中探寻快乐。2002年,年仅6岁的李特获得中国少儿戏曲最高级别赛事“小梅花奖”金奖时,演唱的是《清官册》中寇准的一段唱腔。虽然表演和唱腔获得了一致好评,但是那时的李特被问到寇准是谁时,却无法准确地说出来。这些年,为了能更精准地掌握戏中人物的内心,她爱上了读历史类书籍。

  用如今的流行语来说,京剧传达的其实都是“正能量”的东西,很多老生都是集忠孝仁义、大智大勇于一身的人物,每次细细研读这些人物的生平,揣摩人物的内心,继而在舞台上更完美地诠释出人物和戏的内涵,李特说自己就像经历了一次精神洗礼。

  9岁学了难度极大的《太庙》一折戏,不仅要唱,还有一些翻扑的动作技巧,“穿上服装,头上勒上甩发,唱腔和技巧一起练,练得我头晕、想吐”

  李特进入天津戏校培训部学京剧时,只有4岁半。她一直很庆幸父母的期望和自己的爱好相同。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些年她曾目睹不少同学因为不喜欢而改行。李特说,专业的京剧演员大多是从小学戏,那时他们根本还没有自主选择的能力,所以长大后有的人发现所学非所爱。虽然李特明知道这是各行各业都可能出现的情况,甚至有很多在职场打拼了多年的人仍在苦苦寻找定位,但看到甚至有学了十多年戏的同学改行,李特还是觉得很遗憾。

  李特因为选择了老生这一行当,所以很多时候都要和男孩子们一起练功。李特跟着男孩子们一起练习翻跟头、虎跳前扑、飞脚旋子等技巧,甚至有一些男孩子都不学的戏,她也学了,如《打金砖》中的《太庙》一折。那时的李特9岁,已经考入了中国戏曲学院附中。

  “《太庙》讲的是汉光武帝刘秀喝醉酒后,听信谗言,错杀了很多忠臣,酒醒后心中非常懊悔,到太庙祭奠忠魂。这折戏难度很大,不仅要唱,还有一些翻扑的动作技巧……反正就是各种摔。开始时我一天练唱腔、一天练技巧,是分开练习的,后来穿上服装,头上勒上甩发,唱腔和技巧一起练,练得我头晕、想吐。这折戏,其实挺危险的,难度也非常大,所以很多人不学。我的一个师哥练这折戏时把锁骨摔折了。”李特说。练习过程中吃过的那些苦,李特显然并没有放在心上,即使回忆起这一段的时候,她所想的也是,当时的艰苦训练为日后打下了牢固的基础,同时也锻炼了她的意志。

  学戏讲究“不疯魔不成活”;这个行业跟别的行业不一样,就得天天练,经常演,平时一偷懒,上台准出错

  虽然年纪小,但李特的比赛和演出经历却很丰富,她曾经两次获得“小梅花奖”金奖并以学生身份两次登上中南海怀仁堂新年京剧晚会的舞台……在京剧行业,她是不折不扣的“童星”。

  然而,每一行里,能够最后站在巅峰的只是少数人。李特说,戏院的学生毕业后,基本只有进入专业院团和当教师两条路,否则就只能改行。所以,进入天津京剧院工作后,李特总是心怀感恩。在那里,她不仅可以跟前辈老师们学习,院里还为青年演员们创造了优越的学习环境和演出机会,扶持青年演员。

  在陈凯歌执导的电影《霸王别姬》里,段小楼不止一次用“不疯魔不成活”来评价爱戏成痴的程蝶衣,这句话,被很多业内人视为“职业精神”。工作后的李特更加用心地揣摩每一出戏,她说,这个行业跟别的行业不一样,就得天天练,经常演,平时一偷懒,上台准出错。

  这个年轻人如今已经把观众看做“最重要”的人了。甚至走在路上的时候,她也会小声哼唱京剧里的唱段,琢磨剧中人物的内心。然而,这并不妨碍李特在练功之余捧着平板电脑玩儿游戏,也不妨碍她在演出结束后追着看“跑男”、《我是歌手》等综艺节目。

  当很多人抱怨理想离现代人的生活越来越远时,李特说,她的理想是成为一位京剧名角。当她说起这些时,记者感受到的是她的艺术追求—尽管采访中这个年轻人一次也没有提过这个听上去“高大上”的词汇。

关于星光资讯网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本网招聘 | 本网动态

版权所有:星光资讯网 Copyright @2012-2021 In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