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戏剧歌舞

京剧新编古装剧的一个范例 ——看《汉阳宫》有感

2020-08-01 05:44:33 dxy7810.cn

由天津京剧院排演的新编古装剧《汉阳宫》,我看了两遍,一次是在天津中国大戏院现场观看,另一次是最近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在北京长安大戏院的演出直播。这个戏给我一种感觉,就是再看上几遍,可能也看不厌,这种感觉是多少年来对新编戏所没有的,为什么呢?这出《汉阳宫》比起其它新编古装戏来,想必有其赢人之处,这引起我的一些思考。

一、剧本

所谓“剧本,剧本,一剧之本”,是言之不谬的。《汉阳宫》的成功,首先在于剧本选材和编排的成功。

该剧以唐王李世民要把前代遗存的汉阳宫送给公主做成婚的陪嫁,而且要动用巨资大修汉阳宫,以丞相房玄龄、大将尉迟恭及皇后为代表,极力反对李世民的这一决定,合力阻止这种浪费、奢靡势头的兴起,双方进行你来我往的不懈斗争,做为该剧的主线。主题不可谓大,好似小事一桩,却以小见大,于微波中掀起巨浪,在细风中听到惊雷,看似王宫内院皇家小事,实质涉及国家的长治久安和“上行之,下必效焉”的大政方针与国风、民风。

第二,该剧塑造了一位“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房玄龄丞相的艺术形象。然而其成功之处在于该剧又不是一味地把人物拔高,而是很实际地把丞相“伴君如伴虎”、本来是个谨小慎微为皇帝办差事的人,在谏与不谏、生与死之间纠葛不断,充满矛盾的心理,最终却理性战胜感情,正义感战胜求生欲,传奇般地竟然办成了让君王收回成命的大事,以君王自省,纠正错误,端正作风而告剧终。这个人物塑造得既可爱,又可笑,还可怜,终至令人可敬的效果。以“笑”塑“正”,以“谑”压“邪”,谑而不虐,这需要编剧的莫大智慧。

第三,剧本的台词通俗易懂,是为老百姓而作的作品,非“文人化”之“雅作”,不刻意引用典故,不采用典雅的语言,句式灵活,并不严格遵守什么唱腔要每句用多少字,字数参差有变化,反而为编制唱腔更加富于变化提供了有利条件。虽然语言通俗,但不粗俗,该剧具有通俗化、大众化、普及化的特点。

第四,剧情简炼,人物精干,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充满人情味。全剧以轻喜剧的笔调勾勒出生动感人的人物,以幽默风趣的情调铺叙出治国安民的大策略。全剧有名有姓的人物只有房玄龄、皇后、李世民、公主、尉迟恭、大太监六人,六人唱一台大戏,尤其在当今的戏曲作品中不为多见。

第五,全剧贯穿家国的情怀,人生的况味,中华的传统,民族的精神,是一出弘扬节俭建国和廉洁作风、释放正能量且紧密切合现实的好戏。

二、编导

《汉阳宫》虽然是新编戏,但是它不搞大制作,演出不讲排场,没有皇帝或皇后出来就前簇后涌,宫女、侍卫成群结队的出场,人员精简。全场戏拢共出现只有几个人,虽然总是那几个人出来进去的,却不显得枯燥单薄,皆因编导把剧情和人物网织得体,剧情和人物有可看、可听之处。此外,舞台美术极为简练,没有大排场、大布景,也没有炫眼的不同色彩的灯光来回地变化,忽明忽暗,追来追去。舞台上没有多少设施,几案、躺床、坐凳、帷帐、有个落地式的宫灯道具,这几样东西还是分别安排在不同的场面,每场仅一两样摆设而已。这些都与该剧主题所倡导的思想和作风相合,令人耳目一新,清目寡欲,可以让观众专心致志地欣赏中心人物的表演和对中心情节的领悟。这些无疑极大地降低了剧目的制作成本。

三、作曲

《汉阳宫》一剧的唱腔设计也很有特点,主要是包括的唱腔形式太多、太全面了。这部戏的唱腔既有[西皮]的板式,又有[二黄]的板式,既有成套的[导板]、[回笼]、[原板],大段的[流水板]等,也有三两句的[散板]、[摇板]、[碰板]、[跺板]等,还有一些不常使用的板式。可贵的是这些唱腔的设计,第一并不是特意为了多而多,而是为剧情服务,所用的时间、场景、情境都很适合,变化多而并不显多余,自然流畅。由于唱腔板式富于变化且多样,所以让人听起来新颖,耐听,不显老道絮烦。第二,这个戏的唱腔没有其它新编戏那样听着很别扭,不自然,曲折很厉害,高腔很频繁。这个戏的唱腔没有太多的高腔,旋律听起来和谐自然,与传统老戏的唱腔没有太大的区别,并非故意要叛逆老唱腔的规律。第三,唱腔设计和演唱突出了流派特点,剧中的房玄龄以老生扮演,其唱腔以余(叔岩)派唱腔为主,剧中皇后角色的唱腔有很鲜明的张(君秋)派唱腔特色。《汉阳宫》的所有唱腔听来都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一点不陌生,也不感到个生,它虽然是一出新编戏,却仍然是有传统戏的老味道。觉得还是传统戏的样子。现在的新编戏在唱腔上缺的正是这方面。

四、表演

天津京剧院几位优秀的青年演员把《汉阳院》这出戏演得十分精彩,饰演房玄龄的凌珂,扮演皇后的张芳媛,演李世民的赵华,演大太监的邵海龙,演尉迟恭的王嘉庆,以及演公主的演员,每位演员都有可圈可点之处,堪当胜场。特别是房玄龄一角的表演难度很大,人物的心理历程很复杂,人物内心与外表很矛盾,人物性格与他要做的事情性质之间冲突尖锐,这些决定了角色的表演难度是很高的,不但要有大量的唱、念之工,而且要有繁难的做工,对于演员极具挑战性。凌珂无疑是一位很有发展前途的演员,可缩性很强,而且他的功底扎实,文武兼佳。《汉阳宫》纯属一出文戏,可是在房玄龄决心要“闯宫”时,他利用腿功做些表演,可以看出演员还是动了脑筋尽量努力使表演文武兼工。另外,角色在不同的时段和场景,有时唯唯诺诺,有时又壮起雄胆;有时胆小怕死,有时又觉醒冒死抗旨;有时清醒,有时喝了酒后又懵懵懂懂;有时认真正经,有时又要装疯卖傻,故意做作。随着剧情的不断发展,人物的表现时有不同的变化,有的甚至反差很大,但又不失房玄龄文人雅士的风度和丞相的身份,他终究不是乡间民夫俗子,泼皮醉汉,如何掌握好这个尺寸是很重要的。唱对于饰演房玄龄的演员也是很难的,唱腔板式非常的多,变化很频繁,凌珂的唱是无可挑剔的。我们高兴地看到凌珂表演得很成功,把房玄龄“这一个”演绎得十分精彩!

综合以上可以说,《汉阳宫》为今后京剧新编古装剧提供了一个可资借鉴的模式,那就是新编戏不要离京剧的传统太远,要尽量保持京剧的好传统,不是越不像京剧才越是创新,才越是改革,远离京剧传统的演法,那是不对的。要扭转最近二三十年编演新戏形成的思维与模式,改变今后编演新戏的发展方向,要认真看一看《汉阳宫》这出戏,也许这就是今后京剧编演古装新戏的一个范本。

关于星光资讯网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本网招聘 | 本网动态

版权所有:星光资讯网 Copyright @2012-2021 In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