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戏剧歌舞

在世界之巅 说世界舞蹈之巅

2020-05-23 03:37:27 dxy7810.cn

图片1

我在圣母珠穆朗玛脚下,久久向她凝望,那旗云如丝,像圣母的秀发飘逸,她那孤傲的,御风而立的雄姿一下撞入我的胸膛,藏在心里许久的虚幻的,无言的,神话了的敬仰,突然苏醒,圣母那离天三尺的肃穆的容颜,一下子变的那么和蔼可亲,我......这时电话响了,打断了我的天马行空,传来杨丽萍那不紧不慢的声音:

“老顽童,又在哪神仙呢?”

“我在珠峰呢。”

“哦,又登山去了呀,我那云南映象要出书了,你给写几句话吧。”

“哇哈,你是界的珠穆朗玛呀,我写,我写!”我的眼神还没从圣母身上转出来,就脱口而出。

“别,别这么说啦,你随便写吧。你是那么爱云南的人,<云南映象>你是知道的。”

在世界之巅,说世界之巅。

我喜欢。文革间在海滨广场看“东风吹,战鼓擂”的,那女文艺战士的大腿踢得老高,小蛮腰下得老低,可把我看呆了。那时,我就说要娶一个跳舞的当老婆,要省歌舞歌的。小伙伴们就笑话我:天顶飞雁鹅,阿兄有姆(老婆)阿弟无。

后来,我真的娶了个跳舞的当老婆,还真是省歌的。看,以家属的名义看队练功,成了我生活的佐料。

有一天,中山纪念堂来了中央歌舞团。好不容易从广东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弄到一张栏西的票。这回,杨丽萍的一段《雀之灵》又真真正正把我看呆了。从来没有见过的语言,通过杨丽萍那看似随心所欲的肢体表现得美轮美奂,灵与肉的交融所变幻出来的景象,让人完全被吸进入舞者所营造的世界里,舞台消失了,舞者隐去了,只有一只美丽的精灵畅游在生命与自然空间里,招风惹蝶,如鱼得水,捏人魂魄呀!

可以说,杨丽萍的《雀之灵》完全转换了我对的概念,传统程序对杨丽萍是没有任何约束的。

有一天,妻子说团里让她练《雀之灵》,要我在星期天用单车搭她去排练厅。不简单,她好歹也是半枝台柱。我端着装茶水的保温杯在排练厅的一角看妻子怎么能“雀”起来。等妻子大汗淋漓下场后问我:怎么样?我说:你们是人民公社笼养的公价鹅,人家是天生天养的天鹅,俩码事,两码事!那时我明白了,杨丽萍是不可复制的。这是八几年的事。

二零年开始,我就常在云南混。认识了被称为是云南艺术班舵主,善良而好于助人的叶永青-叶帅;云南土生土长,我行我素的艺术怪才罗旭。

一天, 叶帅说:杨丽萍搞了一台云南原生态的歌舞节目,很困难,把家底都掏空了,看看能不能帮帮她。

不久在叶帅的引荐下,我见到了杨丽萍。哦,在舞台上的那种虚幻的,无言的,神话了的敬仰,一下荡然无存。在眼前就是一个邻家女孩。但,从她的从容不迫的行止,一身云南花布大紫大红鹤立鸡群的装扮,及孤傲的神情,我却在心了里狂叫:当今舞坛上的独行侠来也!谈笑中,我免不了说起公价鹅和真天鹅的往事,她笑了说,去看看我们的排练吧。

这是一个烂了尾的剧场,没门没窗。舞台艺术的光鲜神圣全被院子里那些从生杂草给拧得麻乱。在一个还没批荡的水泥台上,杨丽萍让她的队员们给我演绎了一场让我终生难忘的片段!她悄悄的说:这些孩子们都是刚从田里上来的,跳的就是他们日常跳的,他们从来没有上过舞台。随着大鼓的擂响,男女青年跟着鼓点踏起舞步,缓而急,聚而散,伏地而拱起,群体的吶喊仿佛是从每段壮硕的躯肢里喷发出来,一股强大的来自原始生命力的冲击波向我猛扑过来,一下把我那终日被酒肉麻醉了的神经撩拨起来,我的眼睛一热,泪水溢了出来。这那是呀,这是勃勃生机的律动和大自然的召唤呀!

当我激动得不能自已的时候,杨丽萍依然用她平平淡淡的语调说:这是他们日常跳的,我只是编排编排。后来,我才知道,由于场地和演员住宿问题都要求助企业的施助。让我感叹的是,杨丽萍口中从未吐出一个苦字和难字。她内心那强大的力量,就像那孤傲的“雀之灵”所盘绕的大林子里的藤蔓一样顽强,与生命共生共存!

不久,我遇上了云南省新来的省长徐荣凯,得知这老大哥有深厚的文化情结,而且有一副宽厚的热心肠。想一想,云南有20多个民族,杨丽萍只是把一小部分的民族文化撬动的一下,就令人惊叹,该让省长了解了解。

一天,趁省长到土著巢去看望我们的好友罗旭之机,我对杨丽萍说:快快来,跟省长诉诉苦!于是,杨丽萍还是不紧不慢的说,节目审查呀,灯光音响呀,舞台制作呀。。。。。

最后,我真切的厅到徐省长的一句话:杨丽萍,我要让你走向世界!徐省长慧眼呀!!

不久,云南映象首演,昆明会堂座无虚席,中国第一台原生态歌舞剧轰然亮相,我在观众席中眼泪花花的,恨不得跺手跺脚的,心中有说不出的痛快。回顾80年代看杨丽萍的雀之灵到眼前的云南映象,就像远看圣母珠穆朗玛时那种虚幻的,无言的,神话了的敬仰,到躬身贴近圣峰时那种大气磅礴的震撼。

杨丽萍把她的民族点点滴滴的元素,梳理编织成一幅山河舞动,鸟兽欢腾的壮丽锦绣,人,兽,木,山,水之魂魄相互交融,男耕女作的田园景观披上一道绚丽无比的霞光,冥冥如中有一支神曲,把观众的魂给牵住了。

山是有高度的,杨丽萍没有高度,因为你不知道她的高度在哪。

云南映象只是杨丽萍兜罗的民族素材的九牛一毛,她身后拥有深不见底的矿产。很难想象,杨丽萍的舞之灵不竭的穿梭飞剪,又会给我们带来什么点石成金的惊喜呢?

后来,杨丽萍真的走向世界了。

杨丽萍说过,她的奶奶80岁还可跳舞,她当然更是可以。走笔到此,我突然卟吃一笑,老友们笑谈要在我100岁时搞个生日大“爬梯”,那时我也依然年轻,不论杨丽萍有什么新花招,我还是一如既往飞奔扑去捧场!哈哈,那该是什么“映象”呀!这回,我大可以高呼其“舞界圣母杨丽萍”了,如果她,依然孤傲,依然御风而立!

2010年5月4日于圣母珠穆朗玛脚下

关于辽源资讯网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本网招聘 | 本网动态

版权所有:辽源资讯网 Copyright @2012-2021 Inc.All Rights Reserved.